2017北京pk10稳赚技巧
2019-03-31 14:30:00

干志停下來,回頭看著臉紅脖子粗的宗國使者。

“大公子,真殺啊?”干棄顯得不敢置信。

“還要我說第二遍嗎?”干志提高聲音:“拉到城門上去殺,直接把尸體給我丟出去。對了,讓剩下的人帶話給宗國君,告訴他句國是怎么滅亡的。不日后我就會兵臨城下。”

干棄有了準,吆喝著侍衛架起宗國使者就往外面去。

宗國使者砸破了腦袋都不會想到,勒索不成,反倒送了人頭。一路叫罵。

蘇贏聽到動靜趕緊跑了出來。

“你們要干什么,趕緊放開他。”蘇贏跑上去,推開兩個侍衛。

“給我推出去殺了。”干志喝令道。

兩個侍衛看看他,又看看蘇贏,左右為難。

干志心里很不爽快,明明是自己的侍衛,竟然還要看其他人的臉色。這就說明自己在干國的權威還不夠大。即便那個人是自己的妻子。

他要的是在國人心中,建立起絕對的權威來。

“夫君,你不能這么做。”蘇贏跑來他身邊:“你知道殺了他,對我們會有什么樣的后果嗎?”

干志揮了下手,讓他們先把宗國使者帶出去,等候自己的安排。

他們離開后,干志反問道:“娘子,那你告訴我,我該怎么處置他啊?”

“你為什么要殺他?”

干志把過程說了,蘇贏也頗為不滿:“兩萬錢也太過分了,不過還是能好好談一談嘛,你要是真把他殺了,宗國君一定會聯合其他的舒氏國家來討伐我們的。我們現在人變多了,錢也掙了很多,他們巴不得我們主動給他們提供一個出兵的借口呢。”

“還有什么好談的,你叔父分明就是來搶錢的,我這次要是給了他,就還會有下次。以后我們干國就得受他宰割。”

“你聽我說呀。”蘇贏死死拉住他衣服:“我知道你很聰明了,但是我們彼此的實力懸殊太大了,不能去冒這個險。可以再想想別的辦法好嗎?”

“行了。”干志一把推開她手:“你給我記好了,女人不能干涉國事,下次你再敢如此,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蘇贏十分驚愕,大概沒想到干志會對她發火。

干志扭頭就走,蘇贏又立馬追上來拉住了他:“你罵我打我都可以,但就是不許你殺了宗國使者。如果父君他們去了舒國,你又得罪了叔父,我們真的就慘了。”

見她都哭了起來,干志也就心軟了下來,拉起她手走回到屋里,幫她擦去了眼淚。

“你這次一定要聽我的。”蘇贏眼巴巴的望著她。

干志耐心解釋:“娘子,這個人我必須殺。父君他們若是真的去了舒國,群舒早就殺過來了,他們巴不得趁此機會瓜分我們的土地和人口呢。”

“若是叔父還在猶豫,只要我們給了他好處,他就站在我們這邊呢。我知道他是個很貪財的人,如果叔父站在了我們這一邊,我們不僅面對的敵人減少了,而且舒國打過來的時候,還有人給我們幫忙呢。”

干志琢磨了片刻,覺得蘇贏說的不是沒有道理,但是這種可能性太小了。就算宗國國君真是這種人,也會先敲詐之后,再參與群舒的滅干之戰。既然是貪財之人哪有吃飽的時候呢。

“那我就去把他放了吧,至于你叔父敲詐我們的事,我再好好想想怎么對付。”干志覺得跟蘇贏一直做解釋,就是浪費時間。改為了敷衍。

“嗯。”蘇贏歡喜的點頭:“我和你一塊去。”

“你在家里準備一些禮物吧,等下讓使者一起帶走。也算是跟他賠罪了。”

蘇贏去忙活后,干志飛快的走出王宮。

宗國使者,被干棄他們押解著等候在階梯下面。

“大公子,到底怎么處置啊?”干棄快步跑上來,小聲問道。

干志做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親自押解著宗國使者往城門口走。站上了城門,看見外面站著十多個推著獨輪車的人。他不由得起了貪戀。

“大公子,你現在改變主意還來得及。”宗國使者喘著顫抖的粗氣問道。

干志轉回身,賠上了笑臉:“使者,我怎么會真的殺你呢,只是你要的錢實在是太多了,我們拿不出來,我就是想嚇一下嚇你,想讓給我們減免一點。”

宗國使者到底是小國家出來的,一點城府都沒有,立馬換上了倨傲的表情:“我作為使者,出使了十幾個國家,豈是能被嚇住的。要不這樣吧,你先給一萬錢,回去之后我跟國君好好說說,看能不能給你減免一些。”

“那就多謝使者了。”干志拱手,十分禮敬。

宗國使者陰笑起來,伸出一只手顛了顛:“大公子,剛才可把我嚇的不輕啊,這回去了都不知道會不會說錯了什么話。”

“我懂,我懂。”干志伸出五根手指。

宗國使者滿意的點點頭。

干志讓干棄打開城門,放外面的人全部進來。

自己也領著宗國使者下了城墻。他覺得事情已經妥了,就讓那些人拿了獨輪車上的口袋,一起去裝錢。

干志退讓到一邊,忽然下達了把使者團全部抓起來的命令。

雖然他們也帶了武器,但是都不在手里,根本來不及作任何反抗就全都被抓捕了。

“大公子,你到底要干什么?”宗國使者氣急敗壞。

干志不敢太耽擱時間,蘇贏來了又是一番費力的應付。拔出自己的青銅劍上去直接朝他腦袋上砍去。

鮮血直接噴了出來,兩個侍衛見狀便把他丟到了地上,干志揪住宗國使者的頭發,把腦袋割了下來。手和心里都有些微微發抖。畢竟這是干志第一次手刃他人。

使者團的其他人嚇的直接往地上跪,哀求饒命。

干志提著腦袋,走到其中一個人面前:“帶著他的頭回去,途中必須經過句國故地,把你們看到的都告訴宗國君。很快我就會兵臨城下,帶給他句國同樣的下場。”

那人連聲稱諾,其他人還想去推車,被干棄帶人給攔住了。

他們狼狽的竄走后,干志讓侍衛們推著獨輪車往回走。蘇贏也領著家里的兩個女傭走了過來,手里大包小包的拎著。

她愣在那兒片刻,丟下東西就沖了上來。

干志讓干棄先帶人把東西運回王宮。

“夫君,你怎么還是把人殺了?”

干志盯了眼自己身上的血跡,淡淡一笑:“娘子,我不能聽你的,那人必須殺。”

“你……你太過分了。”蘇贏扭頭哭著跑開了。

回到王宮,他把干棄叫了面前,詢問他明不明白自己為什么要殺掉宗國使者。

干棄回道:“大公子,我不知道我理解的對不對。你這叫以攻為守。之前我們一直靠欺騙來對付……”

“什么欺騙,那叫謀略。”

“是。一直用謀略欺騙他們。現在我們唯一的辦法,就是一直把謀略用下去。即便那些人知道我們的謀略,但我們如此膽大妄為,他們也會心存狐疑,不敢跟我們胡來。不知道我說得對不對?”

干志點點頭:“理解的還算到位,這就叫以攻為守。我們若是示弱,敵人就會越來越猖狂,我們反其道而行之,敵人就會迷惑。這樣反而會對我們更加有利。行了,你去站到門口,把我的用意跟公主說一遍。”

“是。”干棄跑過去,就站在房門口大聲的說了起來,就跟個做村民思想工作的村干部似得。

自打穿越后,干志步步為營,每一步都是勝利。但他很清楚,勝利的背后積累的是越來越多的潛在危險。

可自己生在彈丸小國,不如此做又能怎么樣呢。與其等著被人害死,當然要奮力一搏。

只要自己這個穿越者,不像王莽那樣倒霉的遇上了大魔導師劉秀,大抵也出不了什么太大的岔子。

干棄說完后,干志又讓他出去宣布命令,國人中有特別優異之處的人,都可以獲得一輛獨輪車,僅限十人。

房門很快打開了,蘇贏站在房門口望著他。

干志走過去:“該理解我了吧。”

蘇贏輕嘆一聲:“夫君,若是群舒真的來討伐我們,我們該怎么應付呢。”

“他們就算要來,也需要一些時間。”干志說:“先等兩日吧,如果宗國沒有單獨來討伐我們。我就去越國找常允。”

“常允是誰?”

“越國國君啊,你不知道?”

蘇贏搖搖頭:“我怎么會知道,其實吳國國君的名字我好像都記錯了。不知道到底是闔閭還是一個叫公子僚的。”

“公子僚還沒死?”

“我不知道呀。”

干志趕緊跑了出去,到處跟人打聽吳國國君是誰,一個人告訴他是公子僚后,他不禁感到暗自慶幸。這就代表著伍子胥還沒有去吳國。

既然伍子胥至今還在楚國,不久之后他就會遭遇滅家之難,到時候逃亡吳國,并留下了“一夜白頭”的故事。

闔閭是靠篡位才坐上王位的,而幫他篡位的主要是兩個人,一個是伍子胥,一個是專諸。

伍子胥這個人在后世中,人盡皆知。但是知道專諸的人可就要少了很多。他是第一個名字被記載在史書上的刺客。而且他特別怕他老婆,‘妻管嚴’就是打他那兒來的。

這么一來,吳國就不足為慮了。干國反而還能和吳國締結盟約,成為友邦。

第16章:穿越者的苦衷

干志停下來,回頭看著臉紅脖子粗的宗國使者。 “大公子,真殺啊?”干棄顯得不敢置信。 “還要我說第二遍嗎?”干志提高聲音:“拉到城門上去殺,直接把尸體給我丟出去。對了,讓剩下的人帶話給宗國君,告訴他句國是怎么滅亡的。不日...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2017北京pk10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