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北京pk10稳赚技巧
2019-03-31 14:00:00

“你什么意思?”

譚宗澤惱羞成怒,被人當眾指著鼻子罵,誰都不好受。

更何況秦天戳中了譚宗澤的軟肋,讓他一時半會下不來臺面,他氣急敗壞地說道:“若不是看在你是秦主任侄兒的份上,我有理由以辱罵政府人員的名義將你抓起來。”

秦寶林看熱鬧不嫌事大。

“抓吧,我們不介意。”

秦海竟然也沒有開口,譚宗澤也不知道這位心中是怎么想的,是不是真的要將秦天這狗東西抓起來。

到了這時候,秦明索性閉嘴,他已經喪失了對兄長所有美好的幻想。

是的。

狗改不了吃屎。

秦天面色陰沉,他絕對不允許譚宗澤這樣的人出現在爺爺的墳墓前,那是對爺爺的不尊重甚至是侮辱!

“我什么意思你聽不明白?”

“那我再說一遍,你沒有資格在我爺爺墳前祭拜,如果你有點臉的話就不要做這種自取其辱的事情。”

譚宗澤握緊拳頭。

這小子居然敢威脅他這個鎮長!

無法無天了!

想到這里,譚宗澤正要給鎮上派出所所長打電話喊人,秦天卻是冷聲道:“我讓你滾,你沒聽到?”

譚宗澤愣在原地。

剛才秦天說這話的時候眼中似乎閃過尸山血海的恐怖場景,讓譚宗澤后背上都沁出了一層密密的汗珠!

剎那間,譚宗澤甚至以為自己面對的是從深淵爬上來的惡魔!

直到眾人離開之后譚宗澤才勉強能站穩身子,他絲毫不懷疑秦天有那個能力,足以讓他死上一百遍!

這只是其中的小插曲,秦家人繼續往山坡上走去。

秦寶林搖頭晃腦,低聲嘟囔道:“剛才那個譚宗澤真是個廢物,被人指著鼻子罵都不敢還口,要是有人如此對我的話,我早就一巴掌賞賜過去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玩意,竟敢頂撞我。”

他話里有話,含沙射影。

還沒等到秦明開口,秦海便已經緊皺眉頭,沉聲道:“寶林你少說兩句,作為秦家的長孫你需要做好分內的事情,不要計較太多。”

秦海心事重重,總覺得侄子秦天有了些不為人知的變化,讓他不得不謹慎起來。

秦寶林悶哼一聲,算是答應了父親的話。

所有人都沒想到秦天這時候仍舊不依不饒,他冷不丁地開口道:“你們要是不愿意祭拜的話就別去惡心人,我爺爺他老人家不樂意!”

秦明這回做和事老。

兒子說的那番話就是他想說的。

秦海愣了下,反應過來后胸腔中隱隱有股怒火燃燒!

要不是想讓市委書記看到他秦海待人和善的人設,秦海早就打電話讓市里來人教訓秦天這狗東西了。

不過秦天也蹦跶不了太久。

等到市委書記離開之后,有秦天好看的!

“呵呵,小天說的是什么話?我作為秦家的長子,自然是有義務祭拜父親的,難道小天不想讓我盡孝?”

“你爺爺他老人家要是看到你這副模樣,該多失望!”

秦海露出痛心疾首的神色。

秦天冷笑兩聲,拉著爸媽二人快速離開爬上了山,他懶得理會秦海和秦寶林這種人面獸心的渾人。

爬到山頂,墳堆林立。

不遠處便是秦天爺爺秦忠義的墳堆。

秦天正要走過去幫他老人家的墳堆除草,兜里的手機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看到備注后還是接通了電話。

是莊伏北的來電。

“師尊,是我冒昧給您打電話了。”

“我長話短說吧,云海市委書記李振華以私訪的名義去青陽鎮要拜會您,希望您能抽出時間和他談談。”

“他也是為了感謝那日師尊在中醫院出手。”

秦天沉默半晌。

“不見。”

“那是我應做的,沒什么好感謝的。”

“你把我原話轉述李書記,想來他會明白我的意思。”

嘟嘟嘟!

莊伏北神色遲疑,想了想后又撥出了個電話,道:“李書記,我是莊伏北,我師尊他老人家說了不見。”

“他說醫者懸壺濟世,是他應當做的。”

李振華此時正坐在車子的后座上,窗外是鄉村的蜿蜒小道,聽到這番話后他非但沒有露出絲毫的惱怒,眼中反倒是流露出了濃濃的敬佩之意。

不愧是大師!

醫者父母心,單憑這個他怎么說也要見見這位大師!

“秦大師的仁慈之心,非我等所能比擬!”

山坡上。

秦海父子雖然看到了那座矮矮的并不起眼的墳堆,可臉上卻沒有露出絲毫波動,兩人并沒有過來除草乃至是上香,反倒是站在一塊石頭上吹風。

他們并不是真心實意要來祭拜的。

不過是走個形勢而已。

秦寶林仍舊在那兒嚷嚷道:“爸,你也真是的,剛才那個廢物居然敢用那種語氣跟你說話,我要是你的話就不忍了。”

“小不忍則亂大謀,明白了么?”

秦寶林炸了眨眼珠子,似乎也知道個中利害關系。

“爸,您說李書記真的會來青陽鎮嗎?我怎么覺得有些不靠譜?”秦寶林并不認為高高在上的李書記會在清明這天私訪青陽鎮,這件事情的概率實在是太低。

秦海何嘗又不是這樣想的?

只是留給秦海的時間不多,他必須抓住每一次機會。

二人無言。

反觀秦天這邊則是已經將秦忠義以及秦家列祖列宗的墳堆全都清理干凈,并且都已經擺滿了貢品,準備祭拜。

秦明看了眼不遠處的秦海二人,欲言又止。

“不用理會他們,爺爺也不想看到他們在這里出現。”秦天冷冷地說道,秦明猶豫了下后點了點頭。

他心中也有些不痛快。

秦海見狀,心中微動,招呼秦寶林一起來到了老爺子的墳前。

秦天強壓著心頭的怒火,若是這兩人安安分分祭拜的話他自然不會說什么,可要是他們搗亂的話秦天不介意將他們從這里扔下山。

這樣的畜生,不配祭拜爺爺。

秦海盯著眼前矮矮的墳堆,眼中露出復雜之色,秦寶林戴著價值上萬的耳機在一旁搖頭晃腦,嬉笑道:“老爺子,我要是在你墳頭蹦迪,你應該不會怪罪我吧?我可是你的大孫子,這樣也好讓我發個朋友圈裝裝逼。”

“墳頭蹦迪,誰試過?”

秦天幾乎都要沖上去將秦寶林暴揍一頓。

這時候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了道年邁的身影,這道身影雖然蒼老卻猶如風中勁松般站得筆挺,身上更是散發出絲絲不可觸犯的威嚴!

“混賬東西!”

“給我滾到一邊去,老秦沒有你這樣的孫子!”

秦寶林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倒是秦海推了推鼻梁上的鏡框正欲開口,老者如鷹隼版銳利的眸子冷冷地掃視著秦海。

“人模狗樣的東西,你也沒資格在這里祭拜老秦!”

秦海面色難看,終究是沒說什么。

“吳叔您怎么來了?您也不通知通知我們一聲,好讓我們去把你接上來,我們心中哪里能過意得去?”秦明開口。

秦天神色稍緩。

眼前這名老者是爺爺年輕時候的戰友,不過爺爺因傷退出了部隊,倒是眼前的吳爺爺繼續待在部隊。秦天小時候就時常看到爺爺和吳成清一起喝酒,不過他退休之后就被子女接到城里頤養天年。

能再次見到吳成清,秦天也頗感意外。

吳成清沒理會秦海父子,掃了眼秦明和秦天后微微頷首,正氣十足地說道:“我來看看老戰友,這沒什么不妥的,而且我還沒老到需要人攙扶的程度呢。”

“我只是怕……以后我就來不了了,我這身子一日日差勁嘍。”

秦天心中感觸頗多。

微風吹過,吹走了吳成清身上的威嚴氣息,殘余的只是老年人身上都會彌漫開來的死氣沉沉。

人這一生都躲不過生老病死。

吳成清給老戰友倒了杯酒,又上了幾炷香后才感慨道:“老秦啊,我知道我活不了多久了,很快就要下去陪你這個老東西了。”

“哈哈,想起我們年輕時候并肩作戰的場景,那還真是歷歷在目呀。”

秦天幾人都沒有說話,神色皆有些悲傷。

只有秦寶林一旁戴著耳機哼著小曲,起初的時候還有些收斂,到了后頭甚至直接唱了出來,惹得吳成清惱怒不已。

他怒瞪了眼秦寶林和秦海。

吳成清可沒有秦明這么好的脾氣,直接就爆發了。

“你們兩個畜生!”

“秦海,你跟你兒子過來給你老子跪下!”

第19章 老戰友

“你什么意思?” 譚宗澤惱羞成怒,被人當眾指著鼻子罵,誰都不好受。 更何況秦天戳中了譚宗澤的軟肋,讓他一時半會下不來臺面,他氣急敗壞地說道:“若不是看在你是秦主任侄兒的份上,我有理由以辱罵政府人員的名義將你抓起來。” 秦寶林看熱鬧...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2017北京pk10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