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北京pk10稳赚技巧
2019-03-31 13:52:23

歸凡的話聽在袁菲菲的耳中就好似晴天霹靂般,原以為自己只要死纏爛打便能讓他回心轉意,看來自己之前的行為是真的讓歸凡對自己徹底死心了。

想到此,她只覺得自己好后悔,當初為什么要那樣做,這么好的一個男人竟然就被自己給錯過了!

“歸凡,求你了,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我保證以后絕對會一心一意的對你的,不管你是窮還是富,好不好,求求你了!”

袁菲菲可憐兮兮的哀求道。

看著這一幕,朱麗麗就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無語道:“袁菲菲,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這種窮屌絲有什么好的,竟然讓你這么求著他,你忘了當時你之前過的那種窮日子了嗎。”

“朱麗麗你給老娘閉嘴,特么的,當初要不是你在背后唆使,不斷的在我背后說小凡的壞話,我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嗎。”

袁菲菲猛地扭頭瞪著朱麗麗,眼中露出強烈的恨意。

“呵呵,袁菲菲,我看你真是無可救藥了,竟然為了這種窮逼跟我翻臉,當初你沒錢的時候,是怎么求我給你介紹富二代朋友的,你特么現在得手了就想翻臉不認人了是吧。”

說著冷笑兩聲,不屑的看著袁菲菲,道:“你是不是以為你傍上了王強,就小雞變鳳凰了,就可以在我跟前耀武揚威了,老娘我告訴你,就你那點本事,還早著呢,即便你現在把王強找來給你撐腰,你信不信他到我跟前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袁菲菲最恨朱麗麗看不起自己的樣子,以前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永遠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

“你這個賤女人,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特么不也是傍了富二代才敢這么囂張的嗎,害了我不說,現在竟然還來欺負我。”

她說話一臉潑辣的樣子,袁菲菲此時只覺得自己的樣子凄慘至極,好不容易傍上的王強鬧掰了,歸凡則更是連多看自己一眼都不屑,現在又突然蹦出來一個女的如此羞辱自己。

“呵呵,能傍一個富二代,那也是我的本事,你行嗎?連這種窮逼都不屑的要你,真是笑死我了!”

朱麗麗毫不留情的譏諷道。

“瑪德,來娘跟你拼了!”

袁菲菲哪受得了這種刺激,說著便要上前去撕扯朱麗麗的頭發。

“行了,吵什么吵,兩個潑婦,這里是醫院,都給我住手。”

歸凡早就看不下去了,見兩個女人竟然吵到要動手了,連忙出聲嚴厲制止。

“你敢吼我!你特么竟然敢吼我!歸凡,你死定了,我告訴你,別以為這里是醫院我就不敢叫人過來收拾你!”

朱麗麗氣急,想不到今天自己竟然被一個平時被自己視為廢物的家伙給罵了,這在她看來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歸凡剛才不多說,是不想跟這種女人一般見識,此時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挑釁,是個人都有些忍不住了。

他怒道:“朱麗麗,我再警告你一遍,這里是醫院,你要是再敢多嘴,信不信我現在就抽你!”

“你敢!有種你動我一個試試。”

朱麗麗瞪著眼睛道,她才不信歸凡有這種膽子,畢竟自己的男朋友可是錢多多,就憑著這個身份,學校里就沒人敢欺負自己。

“瑪德,真以為老子不敢教訓你啊,忍你很久了,原本不想跟女人動手,但是像你這樣的就不能當女人看。”

說著抬起一腳便踹在了她飽滿的胸口上。

哎呦!

朱麗麗頓時只覺得一陣大力襲來,瞬間一屁股便坐倒在了地上。

“啊,死歸凡,你竟敢踹我,你...你死定了,我要讓錢多多殺了你!”

她披頭散發的坐在地上,抬頭怨毒的盯著歸凡。

說著又轉頭看向圍觀的一群人,瘋狂道:“你們這些男的都是瞎子嗎,看不到這個人渣打女人啊,都還有沒有點良知了。”

接著她又注意到旁邊一群身穿白大褂的人,其中一個看著更是有些眼熟。

這時段天國正在一邊吩咐何雨玲趕緊打保衛處的電話呢,心里感嘆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太不像話了!不分公共場合的吵架斗嘴。

“你是段天國段院長吧?”

朱麗麗不確定的看著段天國胸口的胸牌道。

段天國對此女沒什么好感,淡淡的點了點頭,道:“對,我就是!”

“好,很好,段院長既然你在這里,那就省的我多跑一趟了,剛剛發生的事想必你都看到了,你們醫院必須要給我一個交代,還有,我要投訴你們醫院的王合成醫生?”

朱麗麗俏臉寒霜,一副很是生氣的樣子道。

“投訴?你為什么要投訴王醫生?”段天國好奇道,要知道王醫生可是三院少有的幾個技術骨干,平常專門找他的病人可是很多的。

這時,王合成卻是已經來到了段天國的身后,見到朱麗麗出現在這里,忍不住頭痛道:“院長,這位就是之前跟我預約過的那位病人,我剛才就是跟她打的電話,她并不同意手術推后或是換人。”

段天國點了點頭,頓時有些明白了朱麗麗為什么會這時候出現在這里。

同時也更加頭疼起來,就剛剛朱麗麗的表現,完全就是個難纏的潑婦形象,看來這事還真是不好辦啊。

“喲,王醫生,原來你也在這里了啊,那正好,你們醫院今天必須要給我個交代,我的手術你到底是做還是不做?還有那個人渣必須送到警察局去,否則我跟你們醫院沒完。”

朱麗麗嬌蠻道。

王合成已經見識了這個女人的無賴,不想跟他多糾纏,無奈解釋道:“朱小姐,我剛才電話里已經跟你解釋過了,你現在也看到了,老人家的情況很嚴重,我們現在必須給他進行手術。”

“當然,你的手術我們肯定也是要做的,你可以選擇明天或者由醫院安排其它同事都可以。”

段天國不想這件事出什么意外,也插嘴道:“老王說的不錯,朱小姐,畢竟人命要緊,你的手術你看能不能先緩一緩。”

“緩一緩?憑什么?怎么,那個老頭是人,我就不是人了是吧,那個老頭的生死管我屁事,你們必須立刻馬上先安排我的手術。”

朱麗麗撒潑道。

“額,老王,朱小姐要做的是什么手術?看看我們院里還有沒有其它的專家,有的話就立馬給安排一下。”

段天國只能妥協道。

王合成立馬回道:“院長,就只是個隆鼻手術,院里這方面厲害的專家不少,不過這位朱小姐就是不想換人,我也是沒辦法。”

“就只是個隆鼻手術?你們知道這個手術對我有多重要嗎,說不定就是因為鼻子不好看,我男朋友就會甩了我,這可是關乎到我下半輩子的大事,我告訴你們,我一天都拖不了,而且必須要王醫生給我主刀才行。”

朱麗麗聽了王合成的話后,立馬怪叫道。

見段天國還要說話,她立馬掏出手機撥了個號碼,很快便接通了。

她對著電話道:“多多,我在醫院被人欺負了,你快上來啊,我都要被人打死了。”

說完便掛斷了電話沖著眾人道:“你們等著,我男朋友就在下面,他馬上就上來,我倒要看看你們這幫人到時候還敢不敢這么囂張,還有你,歸凡,我一定要讓你跪在我面前求饒。”

這個瘋女人,看著她坐在地上撒潑的樣子,眾人心頭都閃過同樣的想法。

不過大家也都懶得跟她一般見識。

段天國吩咐一聲,便準備將范愛國推到手術室里去。

卻不想,朱麗麗猛地站起,張手便攔在了病床前。

“我警告你們,在我男朋友來之前,你們哪兒都別想去。”

這種行為頓時讓段天國怒了,他臉色難看道:“女士,是我警告你才對,你要是再敢阻擾我們救人,信不信我立馬讓保安把你扔出去。”

“你敢扔一個試試!”

這時,一道十分囂張的聲音響起。

歸凡第一個便聽出來,正是錢多多那個紈绔子弟的聲音。

“嘿嘿,還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沒想到歸凡‘大土豪’也在這里啊,你不是剛收購了明創百分之十的股份嗎,怎么這時候還有閑心思來醫院吶。”

接著又側頭看向袁菲菲,怪叫一聲道:“喲,菲菲也在這里呢,你不是跟我那個大管家王強好上了嗎,怎么難不成是懷上了,讓歸凡帶你來檢查的?”

“錢多多,你嘴巴最好給我放干凈點,否則別怪我無情。”

歸凡臉色發冷道。

“嘿嘿,歸凡你可別誤會啊,我可真是看不慣袁菲菲那種綠茶婊的做法,我這是在給你打抱不平呢。”

錢多多故意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不知道的還真以為他在為歸凡打抱不平呢。

”多多,你可算是來了,你得給我做主啊...嗚嗚!“

看到錢多多出現,朱麗麗頓時好像有了主心骨一般,立即來到他身邊哭哭啼啼的哭訴起來。

“什么,歸凡那小子竟然對你動手,瑪德!”

第十七章 再見錢多多

歸凡的話聽在袁菲菲的耳中就好似晴天霹靂般,原以為自己只要死纏爛打便能讓他回心轉意,看來自己之前的行為是真的讓歸凡對自己徹底死心了。 想到此,她只覺得自己好后悔,當初為什么要那樣做,這么好的一個男人竟然就被自己給錯過了! “歸凡,求你了,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我保證以...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2017北京pk10稳赚技巧